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运营动态/新闻中心

央行称存准率调整视流动性而定

发布者: 时间:2012-03-13 浏览量:2333

一年前,存准率是否存在上限之争还在耳边;一年后,存准率下调空间的讨论再次响起。

昨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就“货币政策及金融改革”答记者问时表示,绝大多数情况下,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并不是表明货币政策是松或者是紧。周小川还称,从理论上讲,存款准备金率的空间可以非常大。

但与此同时,周小川强调,不能因为说有空间,就认为可以随意地上调或者下调,还是要针对具体的流动性状况,而这个流动性状况又和外汇占款有关系。

事实上,早在去年这个时候,针对央行频频上调存准率,周小川还曾公开表示过款准备金率不存在绝对的上限。

盯紧流动性

“现在(存款准备金率)是20%出头,(上世纪)90年代末期的存款准备金率只有6%。”周小川表示,从国际上看,其他一些国家的存款准备金率还有过更低的水平,因此空间很大。

2月18日,央行宣布,从2012年2月24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是继2011年12月下调之后,存准率的第二次下调。目前,大型金融机构的存准率降至20.5%;中小金融机构则调至17%,依然处于较高水平。

在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微博)看来,2月存准率的下调打开了未来持续多次下调的通道。“如果未来人民银行不再发行1年及以上期限的央票,那么,全年准备金率需要下调5次左右;如果继续发行1年及以上期限央票,那么,就很可能需要更多次的下调。”

“但与此同时,要看存款准备金工具的必要性……不能因为说有空间,就可以随意地上调或者下调。”在周小川看来,存准率的调整要针对具体的流动性状况,“而这个流动性状况又和外汇占款有关系”。

统计显示,截至2012年2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86.72万亿元,同比增长13.0%;2月当月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7107亿元。中金公司认为,广义流动性偏紧的情况并没有根本好转。中金公司甚至表示,2月外汇占款可能再度负增长。“在1月外汇占款结束了之前连续3个月减少的过程,新增1400亿元,但是扣除贸易顺差和FDI后,仍然显示短期资本净流出。”

重视价格工具

周小川还表示,一般来说,存款准备金率的上调或者下调,主要是调节市场上的流动性。“近年来,存款准备金率工具的使用主要和外汇储备增加或减少所产生的对冲要求有关。”

至于价格型工具,周小川认为,人民银行历来非常重视价格型货币政策工具。最近一年多时间,也就是2010年第四季度到2011年第三季度,曾经五次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这表明价格型工具,央行也是经常使用的。”

央行最近一次利率操作发生在2011年,当时为了控制通胀,央行于2011年7月上调了存贷款基准利率,上调之后,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升至3.5%。

周小川在昨日答记者问时强调,如果观察十年或者二十年,存款利率总体来讲为正。而阶段性负利率,主要是看谁变化得快。“2010年下半年以来,CPI上涨是比较快的。在价格上涨比较快的情况下,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可能就跟不上CPI的增长,形成一段时间的负利率。”

周小川还表示,经过克服通货膨胀的努力,也参考国际形势的变化,负利率或迟或早会消失,会转变为正的实际利率。“这是货币政策不断努力要实现的一个区间。”

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2月CPI同比上涨3.2%,这一数字已低于3.5%的一年期定存利率,这意味着持续接近两年的负利率时代正式结束。而随着负利率时代的结束,业内普遍认为利率调整的预期有所减弱。

谈到价格工具的使用时,周小川强调需要考虑到各种约束,现在经济全球化,其中特别需要关注的一个因素就是观察对资本流动的影响。

“在一些发达国家实行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的情况下,全球流动性非常充裕,如果中国利率上调太快,会导致大量资本流入。”周小川称,一些新兴市场国家正面临这样的问题。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